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阅读 > 养殖户诉康菲溢油案:一审被青岛海事法院驳回

养殖户诉康菲溢油案:一审被青岛海事法院驳回

时间:2019-09-10 18:24:1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1501次

2011年6月,二被告合作勘探开发的蓬莱19-3油田B平台和C平台发生溢油事故,造成渤海湾大面积环境污染。事故发生后,贺业才等养殖户分别向青岛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虽起诉的金额各不相同,但事实与理由大同小异,均认为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造成其养殖损害,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康菲公司予以赔偿并承担诉讼费用,其中165案的原告请求判令二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承担诉讼费用,其余98案的原告请求判令康菲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2012年1月,农业部与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公司签订了《渔业损失赔偿补偿协议》,康菲公司支付10亿元,用以解决河北省、辽宁省部分区县养殖生物和渤海天然渔业资源损失赔偿和补偿问题;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公司分别从海洋环境与生态保护基金中列支1亿元和2.5亿元,用于天然渔业资源修复和养护等方面工作。2012年4月,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与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公司签订了《海洋生态损害赔偿补偿协议》,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公司总计支付16.83亿元,赔偿溢油事故对海洋生态造成的损失。2014年4月30日,财政部根据国家海洋局致函,发放了第一批生态损害赔偿资金共计6.41亿元,其中山东省获得1.76亿元。2012年,农业部和河北、辽宁、天津、山东四省市人民政府联合启动了渤海渔业资源修复行动,向渤海投放各类水生生物苗种34亿尾。

据山东高法微信公众号12月8日消息,受社会关注的贺业才等原告诉被告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菲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公司)海上污染损害责任纠纷263案,青岛海事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安徽省减灾救灾委、民政厅于9日18时启动省级Ⅳ级救灾应急响应。

青岛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该系列案件系海上污染损害责任纠纷。康菲公司系注册于利比里亚的法人,该系列案为涉外案件。侵权行为的发生地和结果地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应确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为处理案件争议的准据法。

唐帅:像我前面提到的,在接触过程中,我发现很多聋哑人法律意识淡薄,他们意识不到风险,就会走上歧途。所以我们在做一些基本的普法工作,把要讲的内容拍成视频,既有旁白、字幕,也配有自然手语的手势。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第十一条的规定,在我国进行沿海养殖,依法应办理海域使用权证和养殖证。该系列案件中,大多数原告未提交证明其养殖合法性的有效证据,其养殖收入不应受到法律保护。所有原告未能充分举证证明其养殖物的受损范围及具体金额,其主张的损失不能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的规定,贺业才等原告以受侵害人身份提出索赔请求,应当举证证明涉案溢油事故与其诉称的损失之间具有关联性。贺业才等原告提交的证据虽能显示在其养殖区域存在油污,但不能证明该油污系来自于蓬莱19-3油田的溢油,因而未能证明其诉称的养殖损失与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存在关联性。而国家海洋局公布的《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联合调查组关于事故调查处理报告》及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提供的相关鉴定报告显示,蓬莱19-3油田的溢油未达到涉案原告指称的养殖区域。据此,青岛海事法院依照相关法律规定作出判决,贺业才等原告主张溢油事故造成其养殖损失的证据不足,其要求康菲公司予以赔偿或要求康菲公司与中海油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主张不能得到支持。

2014年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丁来杭接受采访时说,“中国空军是全疆域作战的部队,不管哪一个方向有任务,空军都是首当其冲。”把空军的战斗力时刻准备好,一旦祖国有召唤,中国空军一定能飞向任何战场去打赢战争。

贺业才等原告的养殖区域分别位于山东省烟台市所辖部分县市区,主要集中在长岛县、牟平区、莱州市。大部分原告未能同时提交海域使用权证和养殖证。原告提交了购买苗种收据、自制的损失登记表、证人证言等证据,用以证明其遭受的损失。但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损失范围及具体金额。

渔民诉康菲公司溢油索赔百万一审败诉将继续上诉

新京报快讯据外交部领事司微信消息,近期,数名中国留学生因银行账户被冻结向我馆求助。经了解,有关留学生均曾通过微信群、朋友圈结识可疑人员并私自换汇,有关账户因异常变动遭英方怀疑涉嫌洗钱而被冻结调查。此外,还有留学生在向可疑人员支付人民币后未收到英镑,蒙受经济损失。

可是,优质的艺术,需要沉淀的文化来支撑,否则就是空中楼阁。就算艺术专业成绩很优秀,如果文化课拖后腿,那也进不了知名艺术院校的大门。就算碰运气进了,长期以来对“文化学习”的轻视,也迟早会体现为专业能力层面的“后劲不足”。

原告提交了照片、光盘、律师调查问卷、专家意见、证人证言等证据,用以证明蓬莱19-3油田溢油造成了其养殖损害。但是,原告提交的所有证据只能显示在其养殖区域发现了油污,均不能证明上述油污系来自于蓬莱19-3油田的溢油。

参考消息网5月29日报道台媒称,布基纳法索与台湾断绝所谓“外交关系”后,台湾陆委会宣布,未来将针对大陆方面各级政府官员及相关人士赴台严格审查。据悉,台湾各相关单位已开始行动,审查对象不仅是大陆官员,若以商务、学术交流之名赴台并有可疑之处的大陆籍人士都将“严审”。

江子威记得,有一次他从深圳到桂林出差,赶到车站后发现回乡证丢了,但他无法像内地居民一样通过办理临时身份证来购票,最后未能成行。“感觉很麻烦也很尴尬”。

2011年6月4日和17日,位于渤海中南部的蓬莱19-3油田B平台和C平台C20井先后发生溢油事故,造成渤海海域污染。该油田系中海油公司与康菲公司合作勘探开发,在溢油事故发生时,油田的作业者为康菲公司。2012年6月21日,由国家海洋局牵头,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交通运输部、农业部、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能源局组成的溢油事故联合调查组发布了《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联合调查组关于事故调查处理报告》,认定:康菲公司在作业过程中违反了油田总体开发方案,在制度和管理上存在缺失,对应当预见到的风险没有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应承担溢油事故的全部责任。涉案溢油是造成重大海洋溢油污染的责任事故,导致蓬莱19-3油田周边及其西北部面积约6200平方公里的海域海水污染;受污染海域的海洋浮游生物种类和多样性明显降低,生物群落结构受到影响,底栖生物和环境被损害。对比该报告所附《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海水污染范围图》,原告贺业才等养殖户所指称的养殖区均不在受污染海域范围内。

【事件回顾】2015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要求为加快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增强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树立发展和保护相统一的理念,发展必须是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平衡好发展和保护的关系,按照主体功能定位控制开发强度,调整空间结构,给子孙后代留下天蓝、地绿、水净的美好家园,实现发展与保护的内在统一、相互促进。

2017年10月30日至11月3日,青岛海事法院对该系列案件公开开庭进行审理。法院经审理查明:

2011年6月至2013年7月,蓬莱19-3油田溢油处置中,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会同环渤海地方海洋部门在山东近海和岸滩共采集送检油污样品89个,经鉴定均与蓬莱19-3油田油样不一致。

2018年7月,新京报记者曾卧底进入菲律宾马尼拉市一家“专坑国人”的网络博彩公司,该公司背后是当地博彩巨头索莱尔东方集团。

“刘书记说完这些话,会场沉寂了两三秒,随后便响起会心的笑声。”当地媒体称,这并不是刘继标首次提出这个问题,几年间,他已经多次提出这个问题了。

2013.08-2016.04旅顺口区龙头街道(大连海洋信息产业经济区)党工委书记、人大工委主任